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恶魔的新娘】(3)


  图伦子爵是个留着络腮胡的光头武士,他也曾经是公爵的亲卫骑士领袖,在
战争中失去了一只手臂后不再出征,成为公爵领地的后备负责人。
  由于教会迫于尤娜的贵族夫人身份保密,图伦子爵半夜被唤醒,莫名其妙得
赶来,见到审判官卡特琳娜后,就是一皱眉。这个女人……是变态吗?
  此时的卡特琳娜脸上还留着精斑,嘴角有阴毛粘着,紧身裤很明显得湿了一
大片,下体整个看得清清楚楚。一开口就传来一股精液臭味。熏得子爵后退一步。
  忍耐了好一会儿听懂事由后,立刻打断对方,「够了,不牢审判庭大驾,追
捕恶魔这种事,我们早已经有充足经验了。来人!去卡德加的房子抓人!」
  「子爵阁下,对方可能会有真正的恶魔,还请小心准备,不要让堕落者逃跑。」
  卡特琳娜眯着眼微笑,王国的领主贵族向来不喜欢教会在他们的领地指手画
脚,有的人甚至发动私兵攻打主教区,轮奸杀害教会修女。有点甚至干脆自己就
信仰恶魔,还收了十几个魔女作后宫。当然也有像火焰雄鹿这样见到魔女就杀的
积极分子。对于公爵麾下的战斗力,审判官倒是信得过,她现在只是好奇,为什
么明明这么积极追杀恶魔信徒的公爵领地里,还会接二连三得出现恶魔事件。
  「阁下,」图伦子爵带着士兵离开,披着红斗篷的另一名审判官从卡特琳娜
身后的阴影中出现。刚才修士们被卡特琳娜骚得手忙脚乱,压根没人注意到他消
失。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卡特琳娜从腰带上摸出一个小瓶,和着唾液把嘴
里的精液吐进去。
  「所有仆从都被签订了奴臣契约,有明显的降临仪式,应该是初生的魔女,」
  在公爵的士兵到来之前,审判官已经先一步将卡德加宅邸搜查过了,「死者
的丈夫是大公麾下的士兵,应该是在攻陷雾谷的时候得到了启示之心,送给了女
儿后发生的觉醒。」
  「我不关心应该,我只关心,」卡特琳娜转过身,眼神凌厉得盯着面前高大
魁梧的武士,「启示之心在哪,熙德。」
  审判骑士熙德摸着下巴想了想,「前天才『结婚』,身体应该没有恢复过来。
  她还没来得及处理家里的魔法痕迹,城门也没有恶魔气息,应该是潜藏在城
区里。
  但是她昨天晚上应该感觉到有契约破坏,却没有逃离。恩,应该有特殊的理
由,也许启示之心刻意被人带到大公的领地,也是有原因的。这城里也许有其他
什么东西。」
  卡特琳娜舌头舔了舔牙床,从口腔壁上刮出一根长长的阴毛,吐出来递给熙
德。
  看审判骑士一脸嫌弃,不由翻了个白眼,「这是好不容易才从女尸阴道里刮
出来的恶魔的阴毛,老娘舌头都被臊水泡涨了。」
  「你们这些教庭母狗真是有够恶心的。」熙德戴上手套把恶魔卵毛拾起来,
另一只手从腰间取出一个卷轴展开,将恶魔卵毛放在卷轴中央的魔法阵上激活。
  卵毛被无形的火焰灼烧化为灰烬,卷轴魔法阵也同时炭化,最后熙德手上只
剩下一把黑灰,闻起来一股硫磺臭。
  「啧,深渊恶魔么,恩……恩……呲溜呲溜……嘶嘶……」卡特琳娜咋了咂
嘴,解开斗篷把宽檐帽扔在一边,一头金发挽到耳后,贴身的白色紧身衣在夜色
下犹如皮肤一样,性感曲线一览无余。此刻她握住熙德的手臂,如母狗一样弓着
身子,伸出舌头舔舐吮吸熙德手套上的黑灰,不断发出发情的呻吟,脊柱耸动着,
一对奶子也跟着抖动起来。
  熙德冷眼看着卡特琳娜发骚,这性感骚浪熟妇扭起来没有男人顶得住,不过
他过会儿可能得打恶魔,自然不能这个时候干得手脚无力,那不是找死吗。
  「恩……恩……哈……哈……」把熙德手套舔得黏糊糊的卡特琳娜猛得抬起
头,她的双眼翻白,像狗一样伸着舌头大口喘息,口水鼻涕和眼泪流了一脸,一
副啊嘿颜的高潮脸,直直朝向一个方向,手足并用好像母犬一样扭动着肥臀爬过
去。
  熙德甩着手套上的唾液,眯起眼看向卡特琳娜趴行的方向微微皱眉,那里好
像是,大公的城堡?
  其实奴隶烙印爆发的瞬间,安珀就有感觉,她当时就想逃跑了。但她的新郎,
那头深渊炎魔在梦境中现身,下达了指令。潜入公爵的府邸,寻找公爵当初击杀
的大恶魔的残骸。
  安珀签订的新娘契约其实是类似性奴契约一般的东西,她虽然明知再不离开
会有生命危险,却无法抗拒恶魔的命令。所以满月后的第二天夜晚,审判官卡特
琳娜前脚进入修道院的时候,安珀也披着斗篷潜入了公爵的城堡。
  公爵以前举办庆功宴的时候,安珀跟随卡德加来过,她是骑士的女儿,如果
没有魔女传承这种事,以后是要作为女仆进入公爵府邸工作的。所谓的女仆,端
茶递水打扫卫生只是次要职责,她们的主要任务说白了就是性玩具。和男主人做
爱,和男主人的客人做爱,和男主人的士兵做爱。如果能怀上孩子,就可以升为
妾室,或者被某个下级贵族看上,也可能被娶走。小贵族的女儿就是这样用于交
易的性物。只有那些身材相貌平庸,男人们看不上的,才会一直做女仆女官,真
的干的是打扫卫生这样的累活。
  现在安珀经历初夜,身体重新塑造,已经和过去的她完全相貌不一样了。尤
娜既然被发现有恶魔奴隶契约,想必用不了多久骑士们就会开始追查失踪的安珀。
  现在安珀唯一的优势就是她作为魔女时的样貌还没有暴露。可是要潜入公爵
城堡偷取恶魔残骸,成功的可能性实在太低了。安珀几乎可以肯定,她会被发现,
就算能幸运得逃脱,以后也早晚有一天被教会抓到残酷处死。
  而恶魔是不会在乎安珀的死活的,它们还巴不得安珀死后去深渊给它做女奴。
  现在安珀可以指望的人只有自己,当然,一直都是这样。
  披着黑斗篷的安珀在城堡的阴影下移动,她的脸上戴着面具,袍子下的长裙
用皮带和孕妇般的肉体绑在一起,匕首和一些施法材料也用皮带绑在腿上。魔女
之书已经被安珀烧掉,只有那枚项链戴在脖子上夹在乳沟里。
  工坊的白女巫传承的知识大多是炼金和魔药学,但安珀的时间很紧张,材料
也有限,她调配了暗影药水洒在斗篷上,在旁人眼中看起来斗篷会如一片黑影不
惹人注意。但是在灯光下还是会暴露。所以安珀又在自己身上画了一圈隐秘守护
魔咒,一直等到半夜才行动。
  她服用迅捷药水,从城堡的塔楼一侧爬上去。潜入庄园后的花园。幸亏大公
带着大部分骑士和士兵出征帝国了。而凑巧的是图伦子爵又抽调了一部分巡逻队
协助教会。安珀很幸运得潜入了宅邸里。
  在花园里她就碰到三四对女仆和男仆,士兵在偷情的,整个花圃里一片淫声
艳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也难怪,大公自从妻子女儿和恶魔开性乱派对以
来,大受刺激,动不动就对偷情的女仆扒光了鞭刑。打到这些美肉失禁昏厥才罢
手。所以平常他在宅邸时女人们都噤若寒蝉根本不敢行动。一等他出征立刻抓到
个男人就脱光了扑上去泄欲。
  于是安珀很轻松得通过花园进入屋子里,准备进屋的时候正好两个女仆欢笑
着挽着手奔出门,她们只穿着白色丝绸睡袍,赤着双足,白花花的大腿暴露在外,
丝绸睡裙下一对大奶子和臀蛋甩动着,性感的曲线在夜色下一览无余,连腹股沟
的阴毛都能看见。
  安珀默默得看着她们欢笑着来到马厩前,然后被几个古铜色皮肤的马夫包围,
伸手拧着大奶子,抓挤着大腿和肥臀,连拥带抱得搂进马厩里干起来。说什么诛
杀淫乱的魔女,这宅子里的女人,很守妇道吗?
  进入内宅后安珀躲在角落,撕开她贴在自己阴唇上的烙印符文,伸出手指从
阴部扣出一团恶魔精液。再含入口中一边咀嚼硫磺臭的精液,一边念咒。
  浓黑色的烟雾随着咒文从安珀的阴道中爬出,好像分娩出的怪胎,这闇魔是
低级的使魔,会残留浓郁的恶魔气息,能潜藏在阴影中突然袭击控制住普通人,
也会遵照召唤者的指示行动。安珀命令闇魔寻找大恶魔的残骸。黑色烟雾在前面
带路,安珀小心得移动不惊动屋子里,走道里,大厅里做爱的女仆们。
  闇魔带着安珀一路来到阁楼,另安珀意外的是三层往上都没有女仆走动。她
很快发现了原因,这里是公爵前妻和两个女儿的卧室。公爵夫人进行恶魔仪式,
连带两个女儿都沦为恶魔的肉玩具。灵魂也被带回地狱。公爵至今保留着她们卧
室的原样不变,大概是非常痛苦后悔,无法忘记仇恨。
  闇魔钻入阁楼的书架之中,显然是其中有密室。安珀研究了一下发现是石门,
犹豫了一下,决定强行突破。
  她迅速脱光,匕首和道具在一旁放好,闭上眼睛,全身的肌肤开始变成深红
色,而一肚子恶魔精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化。手脚的指甲变黑变尖锐,额头
上长出犄角,这是恶魔新娘们获得的最基础的赏赐,魔人化。消耗大量法力,把
身体恶魔化,安珀直接拥有了深渊炎魔的强大力量,也感觉到了门背后熟悉的炎
魔之力。
  安珀用力推开密室的大门,见到其中的景象猛得一惊。
  密室内是一个双手双脚被拷在墙上的干瘦老头,全身瘦得只有皮包骨了。他
全身赤裸,血管里不断被注入魔药,阳具被某种器具套着,不断泄出精液。那精
液又和其他药剂混合,在调配什么魔药。
  安珀用三秒认出了这个老头的脸,然后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了。
  他是火焰雄鹿大公。
  那么现在那个是谁?
  闇魔再次出现惊醒了安珀,她这才注意到散发着熟悉气息的大恶魔遗骸,一
柄长剑悬挂在老头背后的墙壁上,这是深渊领主的斩首剑,哪怕是天使和魔龙都
能一剑斩死的魔将武器。
  而老头整个人就是拷在剑背上,时时刻刻被恶魔剑的力量损耗,好像剑鞘一
样封印着剑,而剑也反过来压制着老头。
  安珀已经确认自己无意间撞破了惊天的密谋,火焰雄鹿大公是当世有名的女
神圣骑士,因此他驱逐斩杀大恶魔的战役,没有人怀疑。但现在看来,当初那一
战到底谁是胜利者还不好说,不然大公本人不会和大恶魔的斩首剑一起封印在这。
  而安珀观察着周围的魔药仪器,和她猜测的一样,改良的变形药剂。她以前
还疑惑为什么公爵领附近的林地里草药这么齐全可以配置变形药剂。现在看来,
是有人在假扮大公,特意种在附近的林子里的。
  这个人是谁,是大公夫人,还是两个女儿。安珀不知道,也不敢想。因为这
意味着魔女,可能是塔的黑魔女,暗中替代撺掇了王国的公爵领,并且长期煽动
王国与帝国作战,并到处逮捕处死民间的魔女。不,有没有真的处死都不一定,
安珀满头冷汗,因为这间宅邸里的女仆们,确实有点太过淫乱了。
  而更糟糕的是,这一切都被她知道了。而安珀知道了这些,也就意味着她身
后的恶魔知道了一切。
  「嘿嘿嘿,有趣,真有趣,快,去拿那把剑!」恶魔的声音在安珀脑海响起。
  安珀浑身颤抖,因为刚才恶魔开口的瞬间,大公睁开眼睛,目光如有实质的
利刃一般刺向安珀。哪怕此时他是个皮包骨的废人,但安珀百分之百确定,只要
取走斩首剑解开制约,女神的圣骑士会在一瞬间将自己撕碎。
  但此时安珀没有办法拒绝新郎的指示,她的肉体已经不是属于自己的一般,
一边缓步向大公走去,一边随手刺入自己的胸膛,挖出自己的心脏,让鲜血如瀑
布一般喷射出来,洗掉密室里的封印法阵。
  安珀一边呕血一边绝望得念着恶魔语,此时她直接被深渊炎魔控制,知道对
方正在破除封印,然后召唤本尊降临这个位面。新郎要亲自来取回大恶魔的斩首
剑。
  而安珀可能会在死后被他一同带去深渊。
  不,不要,不要这样,我只是想要永痕的青春和美丽,想要纵欲得活下去而
已,我不要死。
  安珀绝望至极,而面前的雄鹿大公目光依然是冷冷的。显然,他早已经知道
被魅惑堕落的魔女会作出什么样的事情,早已绝望了。
  然后,在安珀和雄鹿大公对视着,伸手抓向长剑剑柄的时候。一道光芒从虚
空中斩落。
  安珀楞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的右手被斩断了。她迷茫得扭过头,看着身后。
  一个女人,老人,从眼角的皱纹和发色看,至少有五六十岁了。但她的身姿
窈窕,也不驼背也不佝偻,很有风度得站着,一身灰色调的礼服长裙和披肩,打
扮得分外得体。她的身材并不夸张,甚至还有些瘦弱,但从五官看,年轻时毫无
疑问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抱歉,请忍耐一下,」老人温和得看着安珀,「很快就会结束的。」
  她把手里的长杆拐杖一挥,刀风滑过把安珀的脑袋砍了下来。头颅在空中飞
舞,安珀呆呆看着自己美好的肉体被切割成整齐碎块散落在地上。疲惫得闭上眼
睛。
  虚空中一片寂静,然后传来了狂怒的咆哮,安珀的血肉如失去重力一般漂浮
起来,空气如弓弦一般紧绷着,虚空后什么东西好像要冲过来。
  老妇人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瞳孔中射出耀眼的金光,「安静。」
  她说。
  然后裂隙就被关闭了。
  目睹一切的雄鹿大公微微扬起了一边眉毛。
  老妇人把长杖在地上一敲,狂风席卷,把安珀的血肉吸走,然后冲公爵点头
致礼,接着消失了。
  公爵似乎有了什么猜测似的,缓缓闭上眼睛。
  这个时候脚步声响起,一个穿着丝绸睡袍,栗色头发挽在脑后的女仆举着烛
台走进来,她正是刚才出门时差点撞到安珀,在马厩淫乱的女仆中的一人,此时
睡袍前胸撕开的大口子直接露出雪白的腹部和一簇棕色阴毛,脖颈,头发和股沟
间刚被射了大量的精液,还没有干涸,顺着大腿滴滴答答流淌到地上。显然是才
做爱到一半,立刻挣脱阳具冲过来的。
  栗发的女仆阴沉着脸检查被打开的密室和老人的封印。
  「怎么了姐姐。」另一名去马厩的女仆随后走了过来,这是个橘发美人,上
身睡袍被撕开落在腰间,一对滚圆的大奶子,乳头如同阴道口一样被阳具插出两
个洞来,此时还有不知是精液还是乳汁的白浊液体从肥乳中溢出。
  「有人进来了,」栗发美人伸手从烛台中捏了一蔟火苗扔到空气中,火星如
飞蛇般在密室内乱窜,「好强的封印,法术痕迹都被抹掉了,奇怪,是哪里的大
魔女吗?」
  「诶,会不会是为了死老头子来的?」橘发美人摸摸被封印的老大公,吮着
食指盯着被取精中的肉棒。
  「难道是工坊的魔女吗,她们又有大魔女了?」栗发美人检查了大公封印,
也没查出个所以然,「走吧,等母亲回来再……」
  两女的脸色突然变了,不止她们,屋子里很多正狂乱淫荡高潮的女仆脸色也
突然变了。她们刚才突然闻到一股味,令人厌恶的,晨曦女神的骚臭。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四驱兄弟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