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武世界的拘束系统】(13~15)

             第十三章面罩显威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可怜的羽然,又被套上了拘束具,魔法被封印了起来,
衣服也没有,只能赤裸着身体挺着偌大的胸部,高一步低一步的往城的方向靠近。
  可是羽然天生路痴的属性发作,难道说痴女都是路痴吗?在城里绕个废墟都
绕不出去,树林里树木都长得一样就更别提了。绕来绕去天完全黑了下来,可怜
的羽然还是在树林里打着转,正打算找地方休息一晚再说,突然看到前面的有火
把的光线。羽然赶紧靠了过去,打算用魅惑之眼对付对付再说。
  过去一看,原来是一辆送货进城的车,可能是在哪个地方耽误了,这个点还
没赶到城里面。商人惊讶的看着面前一丝不挂的绝美肉体,那不堪一握的小腰上
面居然顶着如此硕大的两团丰软,肥美的翘臀,晶莹的黑森林,笔直的大长腿,
只露出眼睛的面罩令她更加神秘性感动人,整个人呆滞着行着翘首礼,坚硬欲裂。
  羽然一笑,对自己的身体魅力信心十足,看着他的眼睛一记魅惑之眼丢了过
去,结果发现毫无反应,打开信息一看:魅惑之眼1透支充能中,魅惑之眼是天
赋技能,每天限用一次,由于你几天透支使用6次,技能陷入双倍充能时间,请
14天后再试,这坑爹的系统,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下午用2个就足够额…
  …羽然无语望苍天,感情自己又被坑了……每次都不给说明啊,混蛋系统
……
  这下没招了,虽然自己可以跑,但是难得遇见个人总得搞件衣服吧,这个样
子能跑到哪里去,进城还不又被抓起来了。没有办法的羽然,寻思着反正都被看
光了,多看几眼又不会少几斤肉,不如大大方方的去试着跟商人沟通沟通。
  还别说,大城市的商人挺有素质,虽然胯下都坚硬如铁了,直挺挺的对着羽
然,但是不想地痞流氓一样精虫上脑,直接就扑了上来。看着面前的淫荡裸女在
那「嗯嗯……啊啊……呜呜……」不知道说些什么,商人明白了,原以为是个暴
露狂出来找乐子,怕别人看出她的相貌来,看胯下的水渍就知道她挺嗨的,感情
这不是个单纯的面巾啊,面巾后面嘴还被堵起来了,还是个性虐狂痴女,瞬间胆
子大了起来。
  「原来是个外出暴露的小淫妇啊,怪不得这么骚呢……」商人指着羽然胯下
的晶莹水渍调笑道。
  羽然脸微微红了红,反正在面具后面也看不见,嗯嗯啊啊呜呜的连比划带叫
唤交流了半天,总算给商人明白了她想蹭他一件衣服穿,可以的话搭个顺风车进
城。
  「想要衣服啊,那简单啊,我就是做衣服生意的,正好给城里面送衣服呢,
给你一件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看你的样子就是身无分文,我
只能委屈自己了,勉强让你爽一把,还附送衣服并免费载你进城,怎么样,哥哥
心地善良吧。」商人淫笑的看着她。
  羽然心说,看你的目光就知道了,就知道你要提出这种条件……当下做出一
副娇羞的不情不愿的样子,但是胯下增大的水势出卖了她的内心,这些天的肉欲
享受,高潮的感觉深入她的骨子里,现在真是巴不得永远处于被塞满的状态。
  「我真是越来越痴女了……」
  看见面前美人一副认君采摘的样子,商人那里把持得住,当下来个梅开三度,
狠狠的释放了自己赶路几天的存货。「小淫娃,你这销魂洞是怎么练的啊,那么
柔软紧致,到处都是吸力,哥哥的精华都不知道被你吸到哪里去了。」商人好奇
的扣弄着羽然的密壶,发现自己的精华的真的消失了,惹来羽然不依的撒娇。
  「好了好了,说话算话,哥哥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来,这后面都是衣服,
你要选哪一套?哪一套都可以哦,哥哥我还亲自服侍你穿上呢……」商人淫笑着
打开了他的货物。
  羽然一看,当时就傻了眼,里面黑的红的黄的白的一大堆,怎么那么眼熟啊,
感情商人说他是做衣服生意的,原来是拘束衣啊。头顶仿佛有乌鸦飞过……有心
拒绝他吧,赤裸着身体怎么进城呢,别又被按暴露罪给抓了,自己挑个简单的呢,
到时候别让他把带子扣起来就行,看着商人挺正直的应该不会干出这种事来,还
是挑个复杂的呢,看着这么多拘束衣不穿穿看不符合我的本性啊,哎呀哎呀,好
纠结,我看不得这些啊,看到就湿了……羽然挑来挑去,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
追寻自己的本心,但是又稍微保守了一下,挑了一套黑色的全包皮革拘束衣,全
身都没有露出来,开口在后面,由系带收紧。
  「小淫娃,你可真是个爱虐痴女啊,那么多简单的你不穿,你要穿这件,哈
哈……」商人淫笑着帮她找了件差不多符合的。「这可是我特别为你挑的哦,相
信你一定会满意的,不用谢我。」因为没有开口,所以符合她的身高的,不符合
她的身材,符合她的身材的,又太宽大了,穿起了不美观,羽然最后只能挑了一
件符合她的身高的,委屈自己的胸部了。
  拉开拘束衣,羽然从后面穿进双脚的时候才发现,拘束衣的胯部,高高地挺
立着两根皮质的假阳具,尺寸很大,前面的大概有5cm直径,20cm长度,
后面的长度差不多,直径稍微小点。羽然朝商人翻了个千娇百媚的白眼,商人笑
呵呵的看着她,一点要换的感觉都没有。
  「他一定是故意的,但是这个尺寸……肯定很爽……反正人家也是个淫荡的
受虐骚货……」羽然最后还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对准下体两个洞口,一用力,
噗嗤一下怼了进去,溅起水花无数,「啊……好爽,直接顶到花心了……」羽然
爽的翻起了白眼,一副痴女脸。
  这边商人看她不动了,笑呵呵的过来当起了帮手,把她的双手分别塞进拘束
衣的两手臂里,拘束衣双手的前端是没有开口的,是一个圆形的小空间,双手只
有握拳才能伸进去。羽然握拳放好后,商人把手腕处的皮带收紧了扣好,她的双
手再也不能握住东西了。「完了完了,双手又不能用了,我怎么跟他比划别系紧
带子啊……又要成为肉便器了吗?」羽然想着想着愈发兴奋了起来。
  商人把她的胸口对准了拘束衣的胸部,用力一拉,硬生生把羽然的36G塞
到拘束衣最多只有36E的胸部里面,硬生生小了2个尺寸。塞进去羽然就叫了
起来,原来拘束衣的胸部两个袋子里面充满了硬硬的毛刺,特别是两个乳头那一
块尤为集中,虽然没有锋利到会扎伤皮肤,但是非常的不舒服。「充血的奶头被
按下去本来就不舒服,还有那么多毛刺,好痒啊,好难受啊……」用已经握成拳
头的双手想去揉一下,结果一摸到又痛又痒,不但没有缓解,还越发的难受。
  看着羽然在哪里摸也不是,不摸也不是,商人可不受影响,笑呵呵的去箱子
里面找到了夹杂了钢丝的系带,自顾自的从羽然屁股上方的孔穿过,用力的向上
一扣一扣的收紧起来。收到胸部的时候羽然气都喘不上来,胸部的小刺更深入的
扎到乳房里面,伴随着窒息高潮瞬间袭来,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羽然呼吸逐渐调整过来,悠悠转醒。胸部被严重挤压,呼吸就
只剩一点点,结果每一次呼吸还要忍受着胸部的闷绝痛痒,她真是后悔死了只看
外表选择了这一身衣服,想用双手揉一下,才发现双手已经被反折到极限连在拘
束衣上面了,一动也不能动。原来拘束衣的后方正中有5圈预留好了的皮带,自
己刚刚昏迷的时候已经被商人把双手极限反折,两个握拳的双手紧贴着脖子下方,
5圈皮带把整个小臂从手腕到手肘束缚的严严实实,也不知道商人上锁了没有。
  「难怪觉得胸部更紧了,这个姿势的反缚胸部都挺到了极限了……」
  这时候,商人刚刚帮她穿好了一双芭蕾高跟靴,靴子上部到膝盖下方,用皮
带系好锁死,站了起来,双眼通红的找出一个黑色的头套,只有开了两个鼻孔,
脑袋顶部有一孔让羽然的头发露出成一个高马尾。羽然一通挣扎无效,被硬拉着
带上了黑色皮革头套,刚刚恢复了半天的视觉又被没收了,唯一庆幸的是这次听
力还没有被没收,只是听得稍微有点不清晰。待得商人收紧上锁之后,一机灵,
苦笑着说,「本来我觉得穿好衣服就可以了,但是看见你的面罩突然兴头又起来
了,冥冥之中好像有个声音一直在说还不够,一定要系起来,锁死……迷迷糊糊
的,你身上的所有装备我都上了锁,这不是我本意,锁都不知道是箱子里哪找的,
钥匙根本没看到,这次的货物没有配锁啊,上次的货物全送走了啊,现在也解不
开了。不过你放心,我这批货物的东家就是买拘束具的,说不定她那里有办法,
你就这样跟我坐车进城吧。话说你这个面罩真是奇物啊,我刚刚想把它取下来,
结果硬是摸不到缝隙,看来只有你才知道怎么打开了……」
  羽然表示难受香菇,「苍天啊,我又被系统坑了啊,这不就是面罩的光环效
果吗……」
  事已至此,羽然更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用肢体语言和嗯嗯啊啊表示没事没事,
先进城再说,然后商人把羽然抱在旁边驾车向晨星驶去。
  一路上,只苦了我们羽然,下体塞着两根大尺寸的阳具,古时候的马车木质
轮胎,简直是每一步路都感同身受,被顶的不要不要的,过不了多久就要翻着白
眼全身抽搐的靠向商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哪有如此温香软玉在怀坐怀不乱的,商
人一路上搂着完美的肉人型,上下其手任他玩弄,无法反抗,无法说话,又看不
到,只巴不得永远到不了晨星。
             第十四章拘束模特
  一路上,羽然一直被玩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路在何方。不知不觉,2个小
时过去了,商人的马车又来到了晨星两个大字下面。巡夜的卫兵看见了,靠前询
问,商人把订单亮出来「几位小哥,在下经常往晨星送货,今天是带着我这个新
收的女奴,实在是淫浪,路上非缠着我玩调教游戏,路给走错了,现在才到,还
请各位行个方便。」一边说,一边悄悄塞了锭银子过去,毕竟是天色已晚,正常
已经也不让进城了。
  卫兵笑着过来捏了捏羽然的大胸,把她下体的大棒顶了顶,「理解理解,我
要是老哥收到这种货色,那定是门都不出了,先爽够了再说。」羽然已经被玩弄
的全身瘫软了,又无法言语,只得任士兵玩弄,还好士卒没有刁难,玩弄了一会
儿就放他们进去了。也是还好商人的拘束衣把羽然的胸部给勒进去了,又带着头
套,要是没有,士兵可能就认出他们玩弄了30多天的拘束肉便器1号又进城了
……
  黑暗中,羽然只感到自己身上的几双手拿开之后,又颠簸了大半个时辰,马
车才停了下来。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好像商人和人说话的声音,隔着厚厚的头套
又听不清,大概想来就是货物送到了交货的那些话。过了一会儿,一双巨乳上面
又传来了被人又掐又捏的感觉,想躲开,又被人扶住了肩膀,对方一通玩弄,弄
得羽然叫苦不迭。
  「怎么样,这小荡妇有料的吧?」这是商人嬉笑的声音。
  「身材是不错,快赶上上个月泄欲所的拘束肉便器1号了,就不知道长相如
何」一个带磁性的女人的声音传来,看来这就是卖拘束衣的老板娘了。
  「嘿嘿,面貌更没的说,等你解开她的头套就看得见了。至于身材嘛,脱了
衣服会让你大吃一惊的。」商人淫笑捏了捏羽然的胸部说。羽然发出「呜呜…
  …」的声音,使劲摇晃身体,意思让他们别再弄她的乳房了,又痒又痛难受
的很。
  这时刚刚那个女声传来,「小荡妇,我是晨星欲望森林拘束用品店的老板娘,
我呢,手上刚好有一份魔法师做的开锁术卷轴,但是我不能白用啊。最近生意也
不好,我觉得有个一个拘束衣的模特在店里,平时外面溜达溜达做做广告,客人
来了也有个参照,生意肯定能好很多。看你这身材,勉强也达标了,这样吧,你
答应给我免费做模特一个月,我就帮你开锁,不然呢,你就另想办法吧。当然,
友情提醒一句,看你这三洞齐封的样子,肯定熬不过三天的,之后再来找我可不
是一个月了哦。」老板娘媚笑着,手不停的把玩着羽然的胸部。
  这边商人也劝她,「姑娘,你就答应了吧,我这个锁头都是特制的,找不到
钥匙的话铁匠也没办法,在这里我只认识她有这本事了,要是你跟我回裂地城找
钥匙,路程就得2天多,万一没有的话,你怎么熬得住啊。」
  羽然一想,自己反正无牵无挂,下一步去哪都没个计划,当几天模特还能不
愁吃住,还是自己最喜欢的拘束衣模特,好像没有理由拒绝啊,况且这三洞齐封
的状态,没水没能量摄入,自己这体质也熬不了几天的,当下便装作犹豫纠结的,
不想让老板娘觉得自己过于淫荡,过了半天才点头。
  见到羽然答应了,老板娘高兴的拉着她进到里屋,从抽屉里抽出一叠卷轴,
全是开锁术,感情是欺负她看不见欺骗她的,做这个生意的谁不备个三五十张,
万一哪天钥匙找不到了呢?拿出一张念念有词,激活了魔法回路指向羽然,只见
光芒一闪,羽然身上的所有锁头同时响起了咔的一声,全部打开了。当下商人和
老板娘忙里忙外花了几分钟才把她放了出来,胸部得到释放的时候羽然大大的呼
了一口气,上面被小刺扎的全是红点,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白肉。头套解开了,
配合着这个身材,老板娘灵光一闪,肯定的说,「原来是你啊,拘束肉便器1号,
我说跑哪去了,感情去勾引我们家供货商给你免费的拘束衣穿啊。」说着哈哈的
取笑她。羽然面罩下的脸都羞红了,完了完了,自己的名声已经臭了,还想做个
大魔法师呢,看来是没机会了,想到以后人家看她施法,心里想的也不会尊敬的
魔法师某某某大人,而是拘束肉便器1号,全部举枪看齐,瞬间湿了股间……
  看她还是「呜呜」说不出话,商人好奇的问「花姐,怎么你的魔法卷轴对她
的面罩没有作用啊?」
  名为花姐的店主过来研究了半天,也没找到缝隙在哪「我看这是一件强大的
魔法拘束具,不是简单的开锁术能打开的。这要问她自己了。」看她也没法交流,
花姐找来了纸笔,一番询问,才知道她的本名叫羽然,面罩要第二天才可以取下
来。
  「那你怎么进水进食呢?」商人好奇的问,羽然害羞的不肯下笔。
  「哈哈,这个我知道,拘束肉便器1号,人们都猜测你传说中的魅魔血统,
能靠下面的小嘴吃男人的精液生活,不知道是也不是。」作为晨星有名的拘束用
品店主,晨星里面发生的事花姐还是知道的。
  羽然羞红了脸,只说自己没有魅魔血统,至于靠男人的精液生活,算是默认
了。
  商人见她承认了,仿佛见到一个生平从未见过的奇物,双目瞪大的看着她,
不知道想到什么了,下体瞬间翘了起来。
  「哈哈,我就不打扰你的进食了,老王,记得喂饱我们的小荡妇哟。明天早
上见。」花姐笑着就出去了,商人哪还忍得住,抱起半推半就害羞的羽然就进了
客房,翻云覆雨起来。
  第二天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的商人告辞而去。作为模特,客人会在她身上
试用拘束具,要保持自身的干净,外面里面都要干净,花姐帮羽然脱下了面罩让
她去洗澡,灌完肠才发现流出来的都是清水,羽然表示自己40多天吃的都是液
体,都快忘记了大便是什么感觉了。之后,花姐给羽然剃了毛,表示一个模特除
了面部,其他部分的毛发都是多余,只会影响效果,并且涂上了抑制毛发生长的
药膏,据说药效能持续大半年的,因人而异。
  关于羽然的黑面具说来也神奇,自己用手试了许多遍,整个黑面具一丝裂缝
都没有,花姐刚把手伸到脑后,一条裂缝就出现了,轻轻一揭,面罩变成一张乳
胶材质的布飘了起来,而且干爽异常,没有一点口水和汗水的痕迹,闻了闻,只
有纯净的乳胶味。花姐啧啧称奇,羽然还没反应过来阻拦就拿到自己脸上试试,
本以为会发生拘束的羽然发现什么也没发生,在花姐那,它就是一张普通的乳胶
布,感情还是只对指定角色生效的唯一绑定的装备啊。花姐以为之前是魔法变形
的,见这布刀割不破,水火不侵,决定从羽然那里要过来好好研究材质,羽然无
所谓的借给了她,自己要当模特拿着还不知道往哪处放呢。
  洗好白白的羽然,胸前的红点在强大的恢复能力下早已消失了,全身无一分
赘肉,皮肤雪白,双腿修长笔直,大的很大,又大又挺,小的很小,又细又紧,
配合着羞中带媚的绝美面容,好一具妖艳的肉体。
  光着身子从后厅穿过走廊来到了店里面,刚进去就吓了一跳。只见店的面积
不小,估计有个200多平米,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拘束用品,大到
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拘束衣,大部分都是皮质的,还有几件绳衣,小到各式各样
的口塞,眼罩,耳塞,什么叫假阳具,角先生,什么叫拉珠拉,乳头夹拉,还有
各种拘束架,拘束笼,甚至屋子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木马,羽然想一个月前坐过
的感受起来就是这个样子。贵重物品区还有花姐的珍藏物品,有几个装在盒子里
的西方来的魔晶震动棒,可以依靠魔晶的魔力自己旋转震动放电的,还有魔晶乳
环,阴蒂环,闪闪发光的西方乳胶全包紧身衣等等,完全就是SM成人玩具玩具
展。一想到自己要在这种地方当模特,羽然内心一阵澎湃,下体瞬间湿透。
  花姐在柜台上面早就挑好了要穿的装备等着她了。「快点啊,羽然,今天开
店已经迟了。」「花姐,在店里面就别叫我羽然拉,给你当模特已经够难为情的
了,再叫人家羽然让人家以后脸往哪放啊,还有哦,当模特不能露脸哦,要把我
的脑袋遮起来。」
  「知道拉知道拉,明明是个小淫娃还害羞,真是的,你不会因为想暗爽不被
人发现才要求的吧……哈哈……看你喜欢黑色,以后你就是姐姐的宠物小黑拉,
姐姐专门给你挑了黑色的装备,善解人意吧。」花姐媚笑着像羽然展示她将要穿
上的服装,重新找了一件带头套的黑色全包乳胶紧身衣,胸前下体都有拉链,一
个大红色的马具型赛口球,一件皮革拘束单手套,一双黑亮的尖头12cm高跟
鞋。羽然接过来窸窸窣窣的穿了起来,「因为你得去外面走动,让路过的人看到,
得要最诱惑的衣服激起他们得购买欲,还要让顾客试验拘束具,又不能违法,只
能用这套衣服啦。拘束我们就用最简单的拘束就好了,高跟鞋,单手套,马具型
口球是为了性感,有顾客试验还得脱呢。」不一会儿,羽然穿好了全包乳胶衣,
戴上了乳胶衣相连的开眼口的头套,头发从头顶扎成一簇伸出来,形成一个马尾,
花姐在她的衣服各处拉链上了锁,羽然提出疑问。「不上锁万一你在外面被别人
拉开了岂不是违法了。」还是花姐考虑的周到。
  之后,羽然穿上了高跟鞋,系好了单手套,头套外面戴上红色马具型口球,
花姐给她脚踝处拴上一副20cm的脚链,美其名曰无助的女人更能吸引人,戴
上一个连着铁链的项圈赶了出去,让她在店门口做活广告,没感受到项圈的拉扯
不准进门。铁链一端拴在花姐柜台一角,长度大概只有20m,可怜的羽然只能
在店面附近20m活动,走一会儿站一会儿,看着街上人来人往,过往行人都投
来戏虐的目光,有好事者过来东摸西捏,上揉下抠,羽然双手被缚,双脚连着链
子,走不快避不开抬不起,嘴里只有呜呜声,只能激起对方更激烈的玩弄,一点
反抗的能力也没有,不一会儿就围上了一大帮人。羽然回头求助的看着花姐,花
姐笑着给了她一个大拇指,示意她干得漂亮。人潮越聚越多,羽然直接被玩弄的
站不住了,整个身体压在隔着拘束衣抠弄她下体的男人手上,清泉缓缓流淌,眼
光逐渐迷离。就在这时,花姐忽的拉下一条布,露出了准备好的标语,「欢迎拘
束肉便器1号来到本店从事拘束模特工作,凡欲在本店购买拘束具者,皆可在其
身上试用。」人群一片哗然。
  「我就说怎么身材那么好,原来是她啊……」
  「怪不得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老夫一眼就看出来了,你还不信。」……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中午时分,花姐的店里面挤满了人。我们的拘束肉便器
1号,代号小黑,早就被脖子上的链子拉了进去,什么叫乳头夹啊,什么叫假阳
具啊,什么叫皮鞭啊,轮番试了不知道多少遍。身上的拘束也换了一种又一种,
一会儿是单手套,一会儿是手颈夹,一会儿是绳索,一会儿是胶带,眼罩换了一
个又一个,从拉进来就失明了。口塞换了换去换成了开口器,因为花姐说购物上
30两免费赠送她任一一个洞口一次使用权利,之后,羽然就被男人们淹没了
……花姐在后面呵呵笑着数着钱,反正又不用打扫卫生,还省了饭前,不是么?
             第十五章初显实力
  终于到了晚上,花姐关门打烊,艰难地把一群还没发泄够的男人赶了出去,
通知他们明天再来。「小黑,你是真的淫荡啊,别人被玩弄一天早就不行了,你
倒好,越来越精神,现在还不停地流水,你下面是花果山水帘洞吗?姐姐我收了
一天的钱反倒困死了。不过托你的服拉,今天一天的营业额快赶上过去一个月的
拉,姐姐可谢谢你啦。」花姐把羽然从拘束具中释放出来,一边打趣她。确实,
羽然现在看着脸色红润娇艳,仿佛一捏可以滴出水来,皮肤白皙有光泽,双眼雾
腾腾的但是神采奕奕,哪像是个被调教玩弄了一天的人啊,「都说男人的精液是
女人最好的补药,我看在你这里到真是。姐姐收了一天的钱困死了,要去休息啦,
你自己洗洗澡去客房休息吧。你的胸部太大了,姐姐的内衣不合适,店里的衣服
你想穿哪件自己拿就好了。」说完花姐就自顾自的睡觉去了。
  得益于自己吸精体质2的强大能力,被浇灌了一天的羽然现在一点都不疲倦,
精力充沛,慢悠悠的在花姐的店里面转悠起来,一方面是对拘束具的喜爱和好奇,
一方面是真给自己找一件能穿的衣服,这都衣不遮体多少天了,天天穿的都是拘
束具,享受下难得的自由,找点轻松的衣服穿。转来转去,对花姐这里的内衣裤
不报指望了,要么开档,要么就是内有假阳具可供塞入,想想自己现在的敏感身
体,风一吹就流水,穿上也是一会儿就黏住了,还不如不穿了,直接找件能穿的
衣服就好。大半个小时过去了,羽然终于在花姐的情趣服侍区里面找到一件符合
自己品味的情趣夜行衣。衣服黑色的薄纱做的,紧身设计(花姐这就没有不紧身
的),裁剪得体,弹性极佳,轻若无物。一体式设计,从下往上整个人套进去。
  上身是黑色紧身薄纱设计,胸前薄纱弹性尤其好,两点处有暗花纹,脖子处
有折叠的黑色弹性丝质衣领,丝质是完全不透光设计,可以往上拉遮住半张脸,
也可以全部拉起到头顶处,把整个面目遮得严严实实,一看就是为了做爱时蒙眼
方便的情趣设计。腰部的薄纱微微收紧,更能贴合穿着者的腰部轮廓,腰部以下
是紧致丝绸做的黑色一步裙,基本没有什么弹性,面料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显
现出双腿的轮廓,还有那神秘的三角区,裙子大腿处,膝盖处,下摆处各有一圈
皮带环绕,一看就是方便拘束双腿用的,羽然研究发现,这不知道是什么丝绸还
相当的牢固,拉了根本没有变形,更有意思的是可以往上掀起来,这三处皮带就
变成拘束胸部上下沿和手收紧在头顶的了,明显也是为了拘束做爱方便的鬼才设
计啊,羽然一阵感叹,「古代的情色艺术大师啊。」
  感叹归感叹,羽然还是套上了她最近40多天以来最正常的一套衣服,穿上
在镜子面前搔首弄姿,胸部的硕大把胸前的薄纱撑的近乎透明,还好有两朵暗花
刚好在乳头处绽放,不仔细看看不出来胸前的两点凸起娇艳欲滴,腰部以下黑色
比较浓,只能看出朦朦胧胧的轮廓,除了脚部迈不大,只能小步小步的走,其他
都挺满意的。顺手把今天穿的12cm的尖头高跟鞋穿上,再系上个皮革束腰
(胸前的两团硕大前倾力太大,用束腰托住羽然轻松很多),羽然把脖子上的丝
绸拉起了当面罩,发现完全不透明,根本看不出是谁,突发奇想,「要是在里面
带个赛口球出去露出play,万一被人发现了,无法喊叫呼救的淫荡女贼大审
判!想想就刺激。」
  说干就干,羽然挑了一个5cm的黑色实心皮革口球,带上试了试,发现丝
绸太贴身,圆的球状物一目了然,实在是过于羞耻。试了几个,最后决定用一个
口罩塞,口罩里面有一个5cm的红色实心皮革口球,外面是黑色的皮革口罩遮
住鼻子一下,羽然把口罩塞带好收紧,后面用一个店里面的锁锁上,钥匙要花姐
起来才知道在哪,想到要这个状态出去,羽然下体一阵酥软。
  终于,穿戴完毕准备出去溜达溜达的羽然,来到后院,看着月色明亮,下意
识的就用出了风翔术,魔法回路开始运行才想起来自己嘴被拘束了,又被禁魔了,
结果令她没想到随着青色的辉光亮起,羽然快速的飘了起来,「纳尼??系统又
在玩我吗?」打开自己的信息开着一切正常。「难道非得是乳胶娃娃套装才不能
使用魔法吗?还是说受拘束具材质和脱离难度的影响?」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
羽然落在地上,把腿部的三根皮带系紧,依然还是风翔术,发现随着自己法术回
路的形成,淫能转化速度降低了,运行没有刚才顺畅了。把皮带解开,又恢复了
流畅的运行。接着,她又做了个机关,自己找了个单手套戴上,用机关拉上拉链,
发现淫能转化已经到了相当困难的阶段,刚刚瞬发的风翔术,现在试了10遍才
艰难成功,而且飞起来速度很慢,用机关拉下拉链,又一切恢复正常。「果然如
此啊,看来禁魔封印是和拘束程度息息相关的,越容易逃脱的拘束,越没有影响,
越难逃脱的拘束,影响越大。以我现在的魔力,估计单手套,口塞,再加个任意
束缚就难以施法了。乳胶娃娃面具是神器应该是特例,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遇到
神器类拘束具。」了解到自身实力的羽然,怀着带着口球也能施法的喜悦,一个
风翔术飞向了天空,开心的飞向城外,只是寒夜的风太冷,吹得她纱衣咧咧作响,
吹得她胸部激凸而敏感,吹得她下体潺潺流水……
  不知不觉的,羽然向北飞了有20来公里,隐隐的看见前方火光冲天,羽然
给自己加了个隐身术飞了过去,反正自己现在大魔法师的实力,打不过跑应该没
问题。靠近了发现,这是两方部队正打的火热,一边是晨星装扮的卫兵,由一个
高阶武者将军带领,另一边是绿皮的兽人族,喊着一些羽然听不懂的话。
  羽然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绿皮的兽人,据说他们生于北方苦寒之地,耐寒耐
热耐饥饿,战斗力超群,能以一个国家和人类东方的大秦和西方的罗马三分天下,
已经体现出了足够的强悍。这不,兽人看着普遍身高过2m,全身肌肉,身披简
单的护甲,用着简单的武器,横冲直撞,一般要2,3个人类士兵才能堪堪架住
一个绿皮战士,后面还有几个穿着神秘花纹衣服的兽族萨满,不停念叨着什么嗜
血啊,狂暴啊之类的巫术加持。目测来犯的绿皮有个500来人,可是这里的晨
星部队也才只有1000个不到啊,而且现在伤者众多,绿皮战士在萨满的巫术
下仿佛不知道疼痛似的,就羽然这样的军事白痴看到了都感觉战况要遭。
  「这些混蛋绿皮兽人,偏偏在城主疗伤的关键时候来偷袭,城主也是,跟那
个什么西方来的魔导师约战,不然给这些绿皮几个胆子也不敢过来。」领头的高
阶武者被5个高级兽人战士缠住了,在那里碎碎念着。
  「原来如此啊,西城那片废墟原来是城主和西方的魔导师约战才造成的啊,
难怪城里面各种小道消息乱传没个官方的说法,这还真不能被民众知道。」羽然
飘在空中观察着局势,发现高阶战士那里已经挂了彩,眼看快撑不住了,要是主
将一倒,剩下这些卫兵还不溃败。「不行不行,这里过去20里就是晨星了,可
不能让这些绿皮过去,晨星的父老乡亲么这些天对我的照顾那么好,那么开心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羞羞的事情,羽然脸红了。甩了甩头,现在可不是想
那些的时候,前方的高阶战士愈发岌岌可危了。羽然当即不在隐藏,撤去隐身术,
「呜……」的叫了出来,全场寂静得看向她,羽然面罩下的脸更红了……
  她想叫的是「住手」,还用了风系法术洪亮术,忘记了嘴还堵着,力气还用
了很大,撤销了隐身术站在众人头顶,结果发出了女人堵着嘴叫床时候的呻吟声,
声音很大,全场都听见了,你没看那几个萨满都停止施法了。更关键的是她飘在
上方,人人都看得见,现场各种火把斗气光影效果好的异常,身体的线条,胸前
的挺拔,腰下的丰软,在薄纱衣下面无所遁形,全都被看得清清楚楚。寂静了两
秒,羽然才反应过来大家在看什么,在上千人与兽人的视奸下,噗的一下,潮喷
了,离得近的士兵能看到羽然三角地带的黑色瞬间深邃了不少,而且还在扩散
……
  「还好穿的是束腿裙,我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感谢束腿裙的了,要是别的裙
子,姐姐的下面还不被看个精光!」羽然站在天空朝着兽人方摆摆手,意思让绿
皮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她并不是不想落下去,关键是下面全是战士混战她一个法
师下去和战士混在一起肉搏确实不是什么好的想法。可是兽人不仅不买账,还哈
哈的大笑起来,有的吹口哨,有的朝她做着诸如挺腰的各种下流的动作,过分的
直接把皮甲拉开,露出7,8cm的直径,3,40cm的巨棒,朝她挥手,意
思你这样的女人废什么话呢,赶紧趴下来让大爷操吧。晨星这边还算克制,但看
卫兵们一个二个都弯着腰举旗致敬,就知道他们也并不是那么没有想法的。
  看着下面千奇百怪的丑态,羽然红了双眼,一方面是气的,一方面确实是看
见兽人的家伙惊的。「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巨物,不知道塞到人家体内会是个什
么感觉,会被撑爆的吧,好像试一试啊……不行不行,我要端正态度,这是战场。」
  甩了甩头,羽然又挥了一次手,兽人们笑的更厉害了,有的眼泪的笑的掉下
来。
  「真是岂有此理,老娘有系统撑腰,当了几个月的肉便器了,你还当我是病
猫啊。」
  给领头的高阶武者使了个眼色,朝后挥了挥手。武者也不是白痴啊,能带队
一方眼力是不成问题的,看着她飘着过来就感觉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一直在
观望,现在收到了信号,不管真还是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当下发出
信号,收队缓缓退出交战圈,退到了羽然的后面。
  兽人萨满也感觉不对劲了,但是精虫上脑加了嗜血术的这些绿皮本来不灵光
的脑袋现在更蠢了,一个二个还在摆弄着下体,好像谁的更大羽然就会跟他交配
了似的。「哼哼,看不起我,第一个烟花就放个大点的吧,向大陆宣布我雪羽然
来了。」莫名的,羽然站在这里,面对这500兽人,好像某些热血漫画的猪脚
附体一样,脑海中闪现出一些不应该出现在她这里的台词。胆大包天的羽然,也
可以说是无知者无畏吧,本来就没有受过魔法教育,再加上淫能魔法简单的回路
可以做到无吟唱施法,她左手亮起来剧烈的电弧,觉得自己魔法回路这么多,淫
能魔法这么简单,右手再来一个也没有什么干涉,于是右手也亮起了剧烈的火光。
  这下可把对峙的两发都吓得脸色苍白了,没想到突然出现的暴露大胸女居然
是个如此危险的人物。
  「大魔导师!绝对是大魔导师!我见过,跟城主对战的那位就是,无吟唱施
法要魔导师才能实现,而且她还是双手各一种瞬发不同系的魔法,绝对是大魔导
师!」晨星领头的武者激动地脸色潮红,没想到还能见到一次大魔导师的施法,
而且还是救自己的,一点压力没有。他哪里知道,羽然也就大魔法师的水平,魔
力距离大魔导师还远着呢,只是因为淫能魔法回路的特殊性,造成了这个假象。
  不过假象归假象,威力是一点不假,一边雷霆风暴,一边火焰狂澜,淫能疯
狂转化下火焰和雷霆仿佛没有上限一般的变大变亮,映照得黑夜以羽然为中心一
边是银白色,一边是火红色。兽人们全都傻了,原以为是个女奴,没想到是个女
神,这么强大的女神怎么这么色情呢,让人一看到就想到交配,想不通啊想不通。
  关于女神怎么如此色情如此淫荡的问题成为了大多数兽人战士最后的思考,
因为羽然的双手已经合拢到身前了。
  「呜……呜……呜……嗯……(雷火风暴)」完美的混合魔法的威力绝对和
大魔导师亲临没有任何区别,银白色的电光上面缠绕着红色的火舌,瞬间穿过了
整个战场,所到之处兽人皆尽乌黑,他们被电的麻木了又被火焰穿过身体,由内
而外的焚烧,水分瞬间蒸发,剩下的都是焦炭了。整个兽人部队瞬间接近全灭,
只有几个兽人萨满眼看风紧扯呼,使用萨满秘术逃之夭夭了,想来他们一时半会
儿不敢再越过边境来到晨星了。
  放完了大招的羽然有点头晕,感觉到身体一阵空虚,估计是淫能转换的太多
太快了,默运冥想法一看,刚刚那一记大招足足耗费了羽然1000多点淫能,
「天呐,这么高的耗蓝嘛,人家带上乳胶娃娃面具也得绝望紧缚高潮几十次才能
恢复得过来啊,这种大绝以后还是少放的好。跟它比起来风翔术的耗蓝可以忽略
不计了。」
 这时候领队的高阶武者硬着头皮挺着下半身的过来对他认为的大魔导师表示
  尊敬和感谢,不管人家怎么穿,实力放在那里,他也只敢意淫一下。看她没
有要回话的意思或者摘下面具的意思,只是摆了摆手让他们退走,高阶武者不死
心的请教了一下她的名号,意思待城主养好伤择日表示感谢云云。羽然一琢磨,
打出自己的名号也是好事,说不定哪天用得上城主的帮忙呢,双手挥动,一团火
焰在面前散开形成了雪羽然三个字,随后高阶武者抱拳退走,羽然也默运风翔术
飞了回去。
  从此,一个身着薄纱,火爆身材,黑丝蒙面的淫荡大魔导师雪羽然出现在晨
星附近挥手退敌的事情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民众哪知道大魔导师和魔法师
有什么区别,对她的实力也没什么概念,但是当日她所穿的衣服,她的身姿,包
括那一声响彻全场的「呜呜」声,才是民众最乐于讨论的话题。
  传到最后,版本已经变成了黑纱痴女魔法师穿着薄纱紧身衣去战阵中发浪,
诱惑得兽人无心恋战,抢走了她择地野战的故事。
  反正民众也没见到兽人的尸体,军方也不会出来大肆宣传,几天后羽然知道
了哭笑不得,感情大魔导师的名号没打响,反而是黑纱痴女传遍了晨星,在有心
人秘密举行的晨星大众情人调查中,黑纱痴女战胜了拘束肉便器1号,高居榜首
……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美国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
四驱兄弟 警告!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请立即离开!